凤凰彩票网址登录

  • <tr id='LG9Otn'><strong id='LG9Otn'></strong><small id='LG9Otn'></small><button id='LG9Otn'></button><li id='LG9Otn'><noscript id='LG9Otn'><big id='LG9Otn'></big><dt id='LG9Otn'></dt></noscript></li></tr><ol id='LG9Otn'><option id='LG9Otn'><table id='LG9Otn'><blockquote id='LG9Otn'><tbody id='LG9Otn'></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G9Otn'></u><kbd id='LG9Otn'><kbd id='LG9Otn'></kbd></kbd>

    <code id='LG9Otn'><strong id='LG9Otn'></strong></code>

    <fieldset id='LG9Otn'></fieldset>
          <span id='LG9Otn'></span>

              <ins id='LG9Otn'></ins>
              <acronym id='LG9Otn'><em id='LG9Otn'></em><td id='LG9Otn'><div id='LG9Otn'></div></td></acronym><address id='LG9Otn'><big id='LG9Otn'><big id='LG9Otn'></big><legend id='LG9Otn'></legend></big></address>

              <i id='LG9Otn'><div id='LG9Otn'><ins id='LG9Otn'></ins></div></i>
              <i id='LG9Otn'></i>
            1. <dl id='LG9Otn'></dl>
              1. <blockquote id='LG9Otn'><q id='LG9Otn'><noscript id='LG9Otn'></noscript><dt id='LG9Ot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LG9Otn'><i id='LG9Otn'></i>

                保罗·巴兰、保罗·斯威齐丨关于《<垄断资本>一些】理论含义》的最后通信

                  发布日期:2024-03-19  浏览次数:90   作者:admin

                关于《<垄断资本>一些▂理论含义》的最后通信*

                保罗·巴兰 保罗·斯威齐 **

                张雪琴 ***

                编者按:“最后通信”系保罗·巴兰◥和保罗·斯威齐于19642月底至3月初的往来通信,其内容主要同垄断资本缺失的理论〓章《一些◥理论含义》有关。这一ぷ章由巴兰于1962年起草,那时他们正在从事《垄断资本》的出版修订工作。关于《一些理论含〖义㊣》的讨论因巴兰←于1964326日溘然长逝而被迫中断。这些通信由约翰·贝拉米·福斯特编辑注㊣释并首次公开发表。[]

                巴兰致斯威》齐

                加利福尼』亚帕洛阿尔托(Palo Alto, California

                1964225

                 

                在马●上赶往学校之前,匆匆回复你几句。1非常感谢你寄来莱卡曼新书;期待●今晚阅读你那一章。[]2)同时收到的还有你24日的信函。目前我对《不合理々的制度》这一章的现存形式尤为担忧;尽管我相信该章所蕴含的思想没有问题,但出于策略性考虑,需要以某种方式改写这一章。其中的很多内容可能并不适合经济学家所撰写的著作。但是无论如何,请你先读读,然后谈谈你的感受;我希望在全书其他部分完成之后再来处理它——因『为这可以提供一个“冷静期”。(3)同时我已经完成了第五章[《销售努力》]三分之二的修订工作——我认为修订后还不错——并计划于本ξ周、最迟下周一完△成对该章的修订。一旦完成,就寄给你。4你能否优先仔细审阅“理论含义”章;这是我在完成第五章的修订工作后就要着手处理的一章,非常◇希望在我开始这一章的修订时能读到你关于它的评论。完成这些修订(这不会晚于3月底,并且可能会更早)后,我将致力于对《论垄〓断资本主义社会的性质III》以及《不〖合理的制度》章的修订。《论垄断资本○主义社会的性质II》的修订需要︻在4完成(《论垄断资本主义社会的性质I》修订工作量相对较少,只需要纳入一◎些新数据以及关于收入分配的素︼材,后者我可以从艾伦·道格拉斯(Aron Douglas)正在从事的研究中获取),《不合理的制度》的修订以及结束语的撰写需要在五月完成。[]那时修订工作就将宣告结束。无论如何,我宁可得到一个可怕的结果,也好过无止境的恐慌。

                你在外面有一间办公室是︽一个巨大进步。我很高兴听到这一消息。下一步就是要把波本酒放在(远离家和办公室)的别处,一旦实现,一切就上了ξ 正轨。

                杰克·拉克利夫(Jack Rackliffe)的情况最令人担忧。该怎么办?我们必须找个靠谱编辑来干这份工作。

                再详聊。

                斯威齐致〖巴兰

                纽约拉奇↑蒙特(Larchmont, New York

                196432

                亲爱的∮保罗:

                页边的大部分铅笔批注均是在首次阅读时写下的——我已不记得首∮次阅读的确切时间了。所有单独批注则是本周末写下的。但愿它们能够有所助益。

                到一定时候,我们必须邀请哈比[利奥·休伯曼(Leo Huberman]阅〗读全部手稿,尤其请他特别留意存在明显重复以及风格不一致等问题。当然,他并〗非理论经济学家,但是◣他在叙述形式和表达上十分擅长。至于纯粹的编辑ω工作——我理解这是校订存在错误的语句以及在◣诸如标点符号和大写字母等方面进行统一并完善——可以让伯恩斯坦(Vic Bernstein)试着校◥订一章,如果我们对此感到满意,再让他继续其他章的校∩订工作。

                第十章——理论含义 [手写批注][]

                第一节,“马克思于1873年写下”这段

                [手稿这里]有关的问◆题:如果我记得没错——我◥是在手边没有《资本论》的情况下写这封◇信的——马克思将政治经♂济学向庸俗经济学的转变追溯至1830年法国革命并尤为强调西尼耳(Senior)的节欲论是这∞一转变的重要标志。他认◢为穆勒(Mill)身上还残留着古典政治经济学的痕迹,其水平远在庸俗经济学家之上◤。他并未仔细分析19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主观价值理论,然而今天我们必须承认,他们的出现和胜利标志着古典政治经济学的终结和辩护政∞治经济学的出场。因此我提出这些均早于垄断资本的出现。追随马克思,我认为辩护学出场的原因在于无产阶级和社会主◣义的崛起及其由此诞生的马↘克思主义,而这也是早于垄断资本的出现的。由此可以推论垄断资本的出现使(一个▓或多个)主观价值学派的辩护学过时了——克拉克(J.B.Clark)是对这套辩护学进行综合的顶尖学者——并且[开始]编造了一套崭新的辩护学。在以“大且重要的部分”作为开头的这段,你的叙述是对上述挑战的专业回应。[]

                顺便提一句,我认为列宁在将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等同于帝国主义时犯了一个严重错误(这同在“趋向终结”一段关于帝国主义阶段的论述有关)。这几乎不可避免地让人产生如下印象:即帝国主义本质上是源自19世╱纪末的一种崭新现象。这无疑会低估■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国和法国在16世纪、17世纪、18世纪以及19世纪上半叶在具有决定性作用的帝国扩张中的重◣要性。正是在更早期的扩张中,肆意蹂躏和破坏以及骇人听闻的种族歧视剥削模式无论在发达地区还是在欠发达地区都√一再发生。1870年后的最终吞◆并只是这场大戏的最后一幕,但绝非第一幕。我能理解列宁关于这个问题的理论如何具有误』导性,因为我也①曾被他误导过。我开Ψ 始醒悟过来是在首次阅读(大约在1940年左右)杜特(Dutt)的 《今日印度》(顺便说一下这真是一部杰作)之际,并且直到』读了《增长的政治」经济学》才∩算真正把这个问题搞明白。《资本主义发展理论》由于不加批判地接受列№宁的这一观点而明ㄨ显存在问题。[]

                第一节,“这几乎很难被视为”段落

                我不相信可以证明伯利(Berle)或加尔ㄨ布雷思(Galbraith)“从熊彼特那里得到灵感”。由于这一点并不▂重要,建议删除。[]

                第一节,同一段落

                我不明白“务实”为何需要用引号标记,也不明白在关于[伯利和加尔布雷斯]这类绅士的主题中→“逐一”是何含义?或许去掉“务实”的引号可以避免歧义。如果不行,你可能得寻找不会暗含商学院所谓“案例方法”之意的某种表达。[]

                第二节,开头段落

                如果你读读去掉那些不必要强调▃后的文稿,我认为你会明白为何它们中的大部分都是无关紧要的,并且你会发现杰克▅·拉克利夫(Jack Rackliffe)删除掉十个当中的九个是多么正确。

                第二节,“因此这一批判”这段

                你会在这几页以及接下来几页的页边看到相当多的问题,并且甚至有反▓对意见。它们都是初次阅读此稿时的产物——这可能发生在去年甚至更早些时候。我认为现在我能明白当时困扰我的问题是什∏么了。对我而言,资产阶级经济学的真正问题在于它假设人类需要(wants)的所有层次以及与之相关的行为模式都是▲内生于人性,或者更准确的说其本质构成来自于人性,人性就好像空气、水以及其他自然物质一卐样是最基本的。野蛮人和现代社会的富人之间的区别仅仅在于前者只能满足最基本的」需要,而后者几乎可以满足所有层次的需要。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从╱未想过这些需要具有■本质上的差别。需要强调的正是这种基本的、不变的人性假设。我知道经济学家从未╱试图论证这一假设。为此,人们必▽须求诸于哲学家,过去甚至还得求诸∞于神学家。我从不反对引用一些值得尊敬的人物来呈现资产阶级社会科学(包括经济学)所暗含的上述∞假设,但是我认为引用诸如艾森豪威尔(Eisenhower)、库兹涅茨(Kuznets)和斯蒂格勒(Stigler)这类人物来支撑上述观点尚且缺乏说服力。

                换言之:我认为在“自主性”个体(the autonomous individual)、上帝决定性个体(the god-individual 、生命恒定性个体(the biotically constant individual)和“理性”个体the rational individual)之间加以区别毫无意义。当然它们实际上都是一回事,并且这些只是↘为了论证所涉及的基本假设而虚构的理论(spurious theories)。真正需要做的是强调资产阶级经济学确实构筑于这一假设之〗上(无论以何种理由直接或者间接地进行论证),它相当于将资本主义时代的人(经济人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人)加以普遍化,并且不论资产阶级经↙济学提供何种理由来为既存社会秩序辩护,都取决于这一假设。[]

                第二节,可以肯定的是,关于这一主题的思想史段落

                我认为在资本主义早期对资本主义理性认可的表述可能有些过于夸张。别忘了资本主义理性ω 对于全世界各“民族国家”——包括发达资本主义自身在内的众多民族国家——而言∑意味着什么。我也不知道该怎样重新表述,但我希望比如说,一个刚果∑人读了我们的书后不会将其斥之为“垃圾”。[]

                第二节,“在这些假设无论如何有▓效”段落

                我不明白你为何突然提到消费者知识,我也不认为有理由假设消费者具有百科全书般的知识或者接近于百科全书般的知识。不过或许是我没有明白你的想法。[11]

                第二节,同一段落

                我注意到你经常使用“显示偏好”(revealed preferences)这一术语——有时∏加引号,有时不加——似乎你认为每个人对这一术语都@很熟悉且能理△解其意。我想我大概知道它的含义,但是我不』知道这个术语从何而来,因此我认为最好假定大】多数读者不解其意。能否用其他术「语替代呢?

                第三节,“情形”段落[12]

                在重新阅读后,我依然看不出引证卡莱茨基有何ξ意义。你甚至都没有提到价格弹性△问题。

                第三节,“也无法”段落[13]

                讨论资本时,我认为引入不确定性是有益的。不确定性是在公司自身所创造△的技术进步和产品更新条件下由机器比如能在多〓长时间内保持其经济价值(而非物理价值)所导致的巨大不可知性(tremendous uncertainties)而产生的。据说众多自○动化过程的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就是自动化设备的成本太高从而不确定能否在一定期限内收回投资成本。然而,最近《科学美♀国人》的一些〖伙计告诉我←,计算机组件微型化的最新进展将导致计算机成本大幅降低,完全可以确保在一◎年内收回所有投资。换言之,如果能够维持垄断价格,那么工厂的绝大部分资本品可以每年加以报废并更换。在这种情况下,什么◤是资本(capital)以及什么仅仅是废物(junk)?(顺便提一句,我觉得这在维持高水平投资上大有可为,并能解释过去几年为何没有出现︽过剩产能的问题。或许应该在第4章和第8章强调此点。)

                第四节,“大多数”段落[14]

                作为本节开头的过渡性段ζ 落,看上去比较薄↑弱。我认为当务之急在于阐明一个至关重要并需详加分析的概念——经济剩余——而非评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以清除其过时性等问题。

                第四节,“要实现这一点”段落[15]

                马克思︾是否在表示一定历史条件下的最低生存标准概念时使用♀了“社会必要”这一术语?倘若确实♀如此,我已不记得了。

                第四节,“但随着劳动力价格”段落[16]

                我认为这是错误↓的。因为仍然存在某些不可再缩〓减的最低限度◣来定义劳动力价值。我认为你想表达的是,用马克思的术语来∏说,在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劳动力价格存在上升趋势且劳动力价格持续ω高于劳动力价值。这意味着,工人自身(通过工会、政治行动等)成功地获取了一部分剩余价ω值。难道不是吗?当然,这也意味着垄断者能够(并且竭力)从工人那里偷回这部分剩余价值。

                第四节,“马克思用‘利润扣除’来表示这种增¤长”段落[17]

                关于“利润扣除”,我不得不重申我在第一次阅读时的观点。我认为马克思使用这个概念所表达的含义同你在这里的表述完全相反。马克思说的是源自劳动力价值¤的扣除,其结果是将工资实际上降低至◇现实生存水平之下,以至于∮无法维持劳动力的质量。(您回忆◤下整整一代英国工人阶级发育不良的∞段落)。你所谓的利润扣除是劳动力价格高于其价值。

                第四节,同一段落

                我认为坚持上一段所表达的观点更好,并且这◤一观点在斯拉法的引文中也有体现:即在资本主义发展的一定∞时刻,工人也可以开始享有一部分剩余价值。(顺便说一下,我也相信这是一个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假说,这为部分解释社会◣民主主义以及其他形式的改良主义提供了必然性。)

                第四节,“由此可见”段落[18]

                我不清楚“我们提出的‘经济剩余’与剩余价值总量之间的区别是什么。”我倾向于认为我们◣可能将剩余隐含地定义为剩余价值总量减去工人自身能够享有的那部分剩余价值量。我这样理解正确吗?[19]

                巴兰致斯威齐

                加利福尼亚州帕洛阿尔托

                196432

                我认为最不值得的就是节省几百美元编辑出版这部巨著的费用。我们必须找到一位【优秀的编辑并支付出版╳一部像样的著作所需要的费用。鉴于《垄断资本》 手稿中我需要的编辑工作量远大于你,并且如果你不同意我们迫切需要一位优秀编☉辑的看法,那么我∮宁愿将全部或者绝大部分编辑费用计入我的版税中。并且如果是由于流动性的问题,我的储蓄银行账╲户尚有几千美元,我愿意提前支付任何需要的◣金额。在没多大节省余地且对书籍损害可能很大之处,没必要太吝◣啬。我不知道伯恩斯坦是否是一位√优秀编辑,但他很可能会比那◆些对这类工作完全不熟悉的人做得更好。

                顺便提一句,从印◥刷政策来看,我尚且不能完全确①定是否必须去掉所有斜体。当然,太多肯定是不好的,但是◥为什么要全部去掉呢?一些最优秀的作家①也经常这样干,而且Ψ 在我看来,这是很有益处的。

                关于冈德[安德烈·冈德·弗兰克(Andre Gunder Frank]。一方面,他能够去他想去的地方显然∩是一件好事。至于这对※他是否有好处以及他是否对他们有好处,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他并不是他们目前需要的那种经济学家,而且他易怒,“难以相处”,他很快就会陷入※麻烦并制造麻烦。至于他的工作,他需要在图书≡馆里坐上几年,整理整※理思绪。但无论如何,人们无法“计划不可计划之事”。[20]

                我读了你收录于莱卡曼书中的那篇文章:非常好。当我在↑读它时,我意→识到我已经在《垄断资本》的手稿中看过它;但是正式刊印出来要更好看些。顺便№说一句,紧随你之后的萨缪尔森(Samuelson)的文章(他的第二篇)非常富有启发性;他对让·巴蒂斯特·卡尔多(Jean Baptiste Kaldor[Nicholas Kaldor]的评论幽默又独到。

                稍后再谈其他事情。现在必须赶往学校。

                巴兰致斯威齐

                加利福尼亚帕洛阿尔∩托

                196433

                正准备工作就收到了含有你↘第十章手稿的特快专递[斯威齐于196432日寄送]。现在无法完全回复你批注的所有要点,但是我很想就其←中的两点进行回应,因为对我而∏言,它们非常重要,对我们这部巨著尤其如此。

                1帝国主义。我担心你(a)深受“冈德主义”Gunderism)影响并且(b)会因为过于强调自然趋势而被资本主义史或一般历史在道义上推翻。毫无疑问,正如我们〇所知道的,历史是由肆意蹂躏、剥削和暴力汇聚而成的不间断且漫长的过程。声明这一点并〇不能证明什么。马克思的全部贡■献以及辩证法的实质在于揭示为何在一切世代和各个地方野蛮(Schweinerei [swinishness])却固有某种进【步性,以及这一进步性不过是力√图使糟糕的现『状持续长存。在这方面,马克思可能过于乐观,但是就原则性而言,我认为他的观点是√正确的。读读《共ξ产党宣言》对资本主义成就的高度∞赞美,或者《不列颠在印度统治的未来结果》的→宏阔结尾:“只有在伟大的社会革命支配了①资产阶级时代的成果,支配了世界市场和现代生产力,并且使这一切都』服从于最先进的民族的→共同监督的时候,人类的进步才会不再像可怕的异教神像那样,只有用人头做酒杯才能喝下甜美的酒浆。”[21]还有一处——我现№在手边没有引文出处——恩格斯盛赞美国吞并加利福尼亚是将土地从墨西哥野蛮民族手∑ 里夺走的伟大文明行动。所有这些的核心论点无外乎强调资本主义制度下的“进步”只能以罪恶的方式实现;但是无论如何它实现了。正如我刚刚已经说过的,这种进步可能被高估了,即认为关于罪恶的革命性ζ 力量会更快导致了伟大的社会革命——但是让我们不要陷入认为资本主义除了摧毁殖民地和依附地之↑外一无是处,从而我★们需要▼“反对”这一历史罪恶和不道德的观点中。列宁的方法在于考察殖民剥削过程是否发生改变其★性质和具有革命性影响的∑特殊变化(specific change)。他并非什么都对,但是,我认为他提出公司等所进行的有组织的、“文明的”剥削这一点是ω 对的,这实际上构成∑了对克莱夫爵士(Lord Clive)抑或古老征服者具体做法的重大背离(a substantial departure)。他的理论必须重新思考而非完全拒斥。我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世☆界市场的创造、不发达∏国家的文明等等何时陷入倒退并且只在促进解放运动意义上才具有进步性。列宁坚信这出现卐在发达国家进入垄断阶段后。我认ξ为他大体是正确的。认为始终是一回事的看法就▼好比认为尤利乌斯·凯撒对待匈奴』人和标准石油对待委内瑞拉只是名异实同。总而言之,无论刚果人是否斥之为“垃圾”其实无关紧要。他们的斥责也可能适用于《共△产党宣言》!除非坚持马○克思的辩证法,否则就无从谈起。

                2)剩余与剩余价值。如果说对于『问题(1)而言,你是一个“修正主○义者”(revisionist)——那么对于问题(2而言,你又太过正统。我们所讨论的剩余的范围远大于剩余价值。首先,我已研究数周的[生产和销售努力的]“融合效应”在剩余价值概念中是得不到解释的。在剩余价值的概念中,销售努力就像◎租金、利息和政府税收一样是对剩余价值的扣除。在我们一直试图发展的剩余概念中,大量生产性工作都是不生产剩余价值的剩余。在剩余价值的概念下,你怎么能将镀铬工人归之于剩余生产者呢?如果(你所赞同的)我所举的面包的例子,以及(你所◤引证的)凯森(Kaysen)的故事是有道理的,那么根据该事实,人们必须扩展◥剩余价值的范围以囊括在︾马克思经济学框架下不被关注甚至无法纳入其中的这类资源利用resource utilization)。我认为,这是这部巨著的主要论点。*

                3)不可︾再缩减的工资。这与(2)直接相关。如ζ 果生存工资(换言之,任何不可再缩减的≡工资)已被假定,那么很明显:(a)剩余价值总量★就是一个确定的量,垄断利润只¤是再分配的产物(垄断资♀本家之所得,正好是竞争性资本家之所失);并且(b)政府的全部税收都是来自于利润(顺便说一句,这↓个观点在吉尔曼(Gilman)于1964年载《科学与社◣会》(Science and Society)冬季号上关于佩洛(Perlo的⊙评论中出现过)。这是由于@按照定义,实际工资的任◣何减少都是不可能。因此我再次认为我们这部巨著的核心论点在于论证完全相反的观点∏。垄断资本家可以通过减少包含大量剩余价值的实际工资来增加利润(正如斯拉法所指出的),政府不仅可以从利润而且可以从实际工资中获得税收(事实上,税收绝大部分正是々来自后者)。在《增Ψ 长的政治经济学》中,我犯了一个错误,接受了卡莱茨基关于工资不可再缩减的□经典观点并以此分析利润再分配。我现在认为这是错误的。当然,现在谈论低于劳动力价值的生存工资已经没有意义,我不认为这∮还有什么重要价值。这就像阿祖玛利亚(Arzumanian)和贝特尔海姆Bettelheim的古老争论(顺便说一句∮后者已经放弃争论),即ぷ他们认为贫困化等问题是由于工人获得了更高的工资,然而这些更高的工资仍然低于劳动力价值的……

                关于上述内容,我将在重写第十章时更详细地加以①讨论;同时,请你对上述内容进行反馈!

                [信中的部分内容被划掉了]我想开始继续下一要点,然而最终因为时间的缘故◣决定推迟①。

                 斯威齐致巴兰

                纽约拉奇蒙特▼

                196434

                我不明白我之前说了什么让你觉得ㄨ我在担忧◤出版“巨著”的编辑费用。无论如何,这从来都不是我的本意,如果因此让你忧心忡忡㊣,我深表歉意。真正让我担忧☉的是如何找到适合这项工作的人。伯恩斯坦可能是合适的人选㊣,但是由于没☉有直接同他合作过,我也不太确定。这就是为何我建议让他先校订一章,如果我们认可他的校订,再让他校订余下【的部分。但是倘若你∮认为这样做不够明智,我并不反对让他承担所有余下的校对,并立即把已经编辑的章节给他以便于他学习。请告诉〓我你的想法。

                关于斜体,我同意它们有其存╲在的理由,并且你也会注意到我并不建议将理论含义章的斜体♀全部去掉。问题在于,如果每页都多次使用斜体,它们就会失效,这就像军队频繁使用“该死”一词后,这个词也失效了一样。并且,同一些「作者相比,斜体在另一些作者那里是并不必要的存在,因为前者将强调融入到语词和句子结构之中。总体而言,我认为你属于后者。

                附件是吉◥尔曼对祝贺他在《科学与社会》杂志上评论佩洛文章的回复,转发供参考,文件由你处置即可№。[22]

                很高兴你认为刊于莱卡曼一书的这篇文章印出来更好看。我还没有看过这个印刷版←。

                我正在经受撰写今年第≡五期关于《每月评论》创刊15周年评论性文章的煎熬。为了准备这项工作,我不得不重新阅读大约230篇《每月评论》,并且我不得◤不承认,这并不是多么愉快的经历。老实说,其中大部分内容都不太好,只有极少数好文,但是只靠它们是无法掩饰整体之≡不足的。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谁以及何处能够创造更好的当代评论呢?理智地讲,恐怕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形势并不好。

                但是别再沉浸于沮↓丧之中了,还是继续创№造更多二流作品吧。

                又及:戴高乐最近几周的表现以及未来可能的更多行动,这些确实值得深ξ 入分析。它展示了在那些拥有←更强大军事力量但未充分利用的情形下,一个拥有有限军事力量的国家能够取得何等⊙成就。原子能■无助于对抗苏联▓,因为它们只会带来相互毁灭并且原子能也无助于对抗游击队。外交因此有了施展的空间,戴高乐正在向我们展示这一巨大的施展空间。人们可能认为英国会明╱白这一点,并开始重申其独立性,但遗憾的是英国人的奴才心态如此严重以至于英国工党连╱想这样做的迹象都未表〇现出来——至少威尔逊最近的言论给人以这种印象。也许保守〗党比工党更能像个男人一样行事。

                现在出现的问题是【:通过充分利用与中国和◣苏联的战略协议,戴高乐能否在波恩仍受制于华盛顿的情形下给法国带来挑战美国统治下的帝国主义的现实可╲能?这个问题在几个月前似乎还显得√很疯狂,但是现在我已经不确定了。

                巴兰致斯威齐

                加利福尼亚←帕洛阿尔托

                196435

                34日的来信刚已经收到。我之前认为你担忧“巨著”的编辑费用,是因为你在电话中◆说了一句“要饭就不』能嫌馊”。如果只是误解,那就太好了。我完【全同意先让伯恩斯坦校订一章,看看他№处理得如何。要是〗他做得好,我们就继续让他校订。非常希望能确保有人(可以是他,如果他不能胜任,就另请高明)通读全稿,包括杰克校订过的部分,这样能够确保编辑工作的连续性和一致性。

                附件是第5章的最◢新稿⌒ ,希望它与上一版没有太大出↑入。我只比预定时间晚了几天,但如果这章能从我的“忧虑域”消失,我自是不会抱怨↑的。请审订并且如果您认为该章已可定稿,那么您可以把它交给伯恩斯坦校订,并看看他的校订如何。如果你想改动该№稿,请随意;如果你认为我需要再修改修改,请退回此稿并告诉我你的意见。

                现在开始继续理论含义这一章。这看╳起来是个大工程,但这又是无法★避免的。对于永不停息地奋斗的人,我们会救赎”……或类似的道理。[23]

                你随信附⌒上的《纽约时报》的剪报非常好,我自己也看到了,并把它用作注释。谢谢。

                其他事情以后再说。因为你被《每月评论》的工ξ作所困扰,我的心都在滴血;希望你能很快回■到“巨著”的工作中。

                斯威齐致巴兰

                纽约拉奇蒙特

                196437

                我不知道我说了什么让你认为我可能正陷入“认为资本主义除了摧毁殖民地和附属国之外一◆无是处,从而我们需要‘反对’这一历史罪恶和不道德的观点”之境。这种观点与我的看法相去甚远。我完全同意《宣言》所阐述的观点,即资本主义是——并且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因为计算机革命以及与原子能直接源自资本主义战争的推动——人类劳动生产力的巨大倍增器(the great multiplier)。我只是不想忽视或淡化硬币的另一面:即对欠发达国家的破坏。相反,它们从未实现发达国家那样的♀进步。它们只有通过推翻资本主义霸权才能实现并创造属于它们自己的进步。但是我为何要浪费时间向《增长政治经济学》的作者班门弄斧呢?

                至于列宁对“帝国主义”术语的使用,那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我在这方面的主要观点是语义上的并且这也不是特别重要。通过将垄断资本主义〗等同于帝国主义,通过赋予资本主义最新阶段以这个名称,列宁不可避免地暗示帝国主义这一术语的通常含义并不适用于资本主义早期阶段。我以我自身的学习历程为例来≡证明这一点。我并不建议或者说不认为需要公开批评列宁对这一术语的使用——至少不是↘在巨著情形下。但我确实ζ 建议我们避免这种用法,也就是不能当我们¤提到垄断资本主义时就使用这个术语。

                当然,我同意你的观点,即“由公司等所进行的有组织的、‘文明的’剥削构成★了对克莱夫爵士抑或古老征服者具体做法的重大背离”。但我不想由此认同下述观点,即认为这标志着从♂被剥削国家广大人民群众的视角出∏发,这是一种进步。从他们的角度来看,资本主义一直是并♂且仍然是灾难性的;正如∏你所说对他们而言,“只在促进解放运动意义上”才是进步的——并且在此意义上资本主义提供了为这类运动创造更高社会形态所必需的知识、技术等等。但是由于社会主义国家也可以承担这一功能,因此后者现在正变得可有可无。然而,如果这种观点是正确的,我不明白怎么能说从整体上和』从世界范围来看,在垄断资本的统治取代本土资本的统治之后,资本主义就变得倒退了?只有到那时,解放运动才∮真正开始,而且资本主义的技术进步肯定不会因此而停止。或许可以提出,在社会主义能够确保科学、技术等持续发展之际,资本主义全面倒退的转折点就来临了。但这还需要深入思考,我还没这么做过。与此同时,我很好奇列宁在写“帝国主义”之际是否真的考虑过这个问题。我有一段时间没有看列宁那Ψ 本书了,但我记得他主要感兴趣的并不是对欠发达国家的影响,而是对发达国家的影响——他们为争▂夺战利品而不顾一切最终导致ㄨ其社会(和思想)走上军国主义道◤路,以及诞生了作为改良主义基础的工人贵族群体等等。

                当我提出一个刚果人可能会想◤什么这个问题时,我指的并不是一个未受教育的部落成员。按照定义,他不会是我▃们的读者。我指的是一个刚果的革命马克【思主义者,并且我只不过把他视为所有欠发达国家革命马克思主义者的代表。我相信他们是我们想要影响的读者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因此,我认为他们的想法确实很重要,我们应该自觉努力∮表达我们是支持他们的。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要迎合他们,但这确实意味着要自觉压制大国或“先进国家”沙文主义。

                关于剩余和剩余♀价值:请不要误解我:我丝毫没有质疑融合效应的巨】大意义及其对传统马克思主义范♀式的破坏。我的批评◥性评论是针对您叙述的另一面。我试着重述如下:

                对马克思而言,劳动力价值是由历史条件下的最低限度决定的,这个最低限度使得使工人阶级可以维持能够让他们按照要求的数量和质量进行再生产的生活标准。但这不是不可再缩减的工资。它可以被降低,并且在某些时间和地区确实发生过。这样做的后果是Ψ劳动力状况的恶化,马克思々肯定认为自工业革命以来,英国就发生过这种情况。另一个后果是通过扣除“正常的”剩余价值来增加利润。尽管马々克思并未考虑日益上涨超过最低限度的工资这一相反的问题,但是我认为毫无疑问马克思将像斯拉法那样做,即把这种工资视为工人享有部≡分剩余价值的一种特殊情况。我不是说我们应该采用这种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我只是想说我们在陈述马克思本人的观点时需要坚持准确性和∴一致性。

                当然,还有一个就是关于必要成本和(我们所谓的)剩余的界限问◥题。如果仅仅是决定将哪个工资ぷ视为成本,或许能够提供一个合理的答案(尽管必须承认,[就↘本质而言]这只不过是马克思根据其劳动力价值概念所提供了另一种答案)。但是随着融合成为主要因素,毫无ξ 疑问它已经是主要因素,我很好奇是否还真的存在任何合理的答案?对竞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计划体制下同等产量所需要耗费的成本概念加以比较存在诸多困难,其中▓最重要的是,在这两种制度下都不会产生“同样的”产出。有时我怀疑这个问题可能像数学和逻辑学中那些无法解决的问题。但是,如果没有█剩余概念,我们又怎么能够取得任何╱进展?这一切都非常令人担忧。

                我希望上述内容不会给你添乱,否则就适〗得其反了。

                巴兰致斯威齐

                加利福尼亚帕洛阿尔托

                196439

                我仔细阅读了37日的来信,虽然我还没有就所涉及的所有问题形成最终想法,但是出于自我理解(Selbstverst?ndigung [self-understanding])的目的写下几行文字或许有所助益。

                关于╲资本主义从某种进步性制度转变为∩某种倒退性制度。幸运的是,我们目前没有必要就这个问题做出决定并立即付梓。然而,在我∩看来转变的时间似乎不能由诸如原子能(atomic energy)、计算机等的发展这类技术进步所决定。换言之,我认为不能说某种社会秩序只有在生产力实际停止或者接近停止甚至开始倒退时,才会成为生产力发展〒的桎梏。如果将转变的发生与这类条件相联系,那是很难在历史上找到适当例子的。根据我所读到的关于封建主义和重商主义的№有限资料,从来没有出现过︻生产力发展完全停止的情况。它可能比其他时候要慢些,然而即使在生产力水平最低的那几个世纪里,它似乎也在缓︻慢地向前发展。从克里斯托弗·希尔(Christopher Hill)、霍布斯鲍姆(Hobsbawm)以及其他一∞些英国⌒ 学者关于17世纪——一个危机重重的世纪——的著作中可以看出,即〖使在那时,总产出@ 和人均产出似乎也出现了或多或少的重大进步。

                我猜测(imagine)看待这个问题的方式不是考虑劳动生产率的实际增长(the actual rise of productivity of labor),而是考虑现存@ 经济社会秩序利用能够实№现劳动生产率的增长潜力的程度。这些潜力(potentialities)可能由科学发展、规模经济的潜在效益,以及能否抓住技术机会所决定。由于盛行的生产关系要么阻碍要么有效阻止了它们向实践的转化,从而这些潜力没有被转化为实践,或者说没有被充分地转化为实践。因此,生产力与现存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不是占统治地位∏的生产方式同社会经济结构之间的矛盾,而∮是看得见的visible)、摸得着的(tangible)、可实现的(realizable)生产潜力同与现存的财产关系、政治制度等之间的矛盾,它们束缚窒息了生产力的发展。鉴于这一矛盾彼此相关(for this conflict to become relevant),仅考虑生产力领域未被使用的潜力显然已经远远不够了。在生产关系领域也必定存在看得见、摸得着、可实现的潜力。两者缺一不◆可,否则就不会发生矛盾。

                此外,没有前者,后者的潜力也无法显现出来。“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因为只要仔细ζ考察就可以发现,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是在形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但是,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胎胞里发展的生产力,同时又创造着∩解决这种对抗的物质条件。”Marx, Preface to the Critique of Political Economy, in Selected Works, p. 329 [中译〓文采用:《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92页。——译者注])。

                如果上述观点ω有道理,那么就有足够※的理由提出竞争性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的转变大致发生在19世纪最后25,它标志着资本主义制度从以进步为主转变为※以倒退为主。这并不是因为在垄断资本主义制度下生产力没有进一步的发展,而是因为这时建立一个能够消除匮乏的社会秩序※的可能性在历史上第一●次变得具体且现实(concrete and real)。这种可能性是由马克思的工作以及社会主义运动的兴起所创造的;巴黎公社首次让这种可能性光芒四射。自此之后,资本主义制度开始成为以倒退为主的制度,因为它锋利的矛头已经不再指向残≡存的封建秩序或重商主义秩序,而是指向看得见且可实现的社会主义秩序。这并不会为垄断¤资本主义制度下生产力继续发展这一事实所削弱,尽管永不应忘记垄断资本主义制度下最显著的发展是以毁灭性战争为代价的。

                所有这一切也同评价资本★主义对欠发达国家ω 的影响有关。没有丝毫美化资本主义(或前资本主义)对欠发达国家和依附性国家在渗透与“开放”方面★的影响,可以说同竞争性资本主义相比,垄断资本主义在封锁(blocking)、阻碍(prevent)和扭曲(distorting)欠发达国家的发展方面╳发挥了更为显著⊙的作用,因此它是比竞争性资本主义更倒退的制度。同竞争性资本主义相比,它更严重地抑制了其潜力的实现(the realization of their potentialities)。因此,我并不是说垄■断资本主义助推了欠发达国家的发展,相反我想说的是,无论它们是否获得在竞争性资本主义下可卐能没有获得(或者以比在竞争性资本主义下更低的程度获得)的铁路或电站,对』于欠发达世界而言,垄断资本主义也是比前垄▲断资本主义更反动的制度。简而言之,这是因为考虑到现有的技术可能性使得欠发达※世界的问题完全可以在30年左右这一代人的时间范围内加以解决。我认为,对这一点的强调至少是帝国主义论的功绩。它不太强调殖民地的“旧式”掠夺和→为了本土资本(the metropolitan)的利益而进行的残〓酷剥削,而是强调对欠发达国家进步发展的系统性干预(systematic prevention)已成现实。美国现在对古巴、越南、韩国、整个拉丁美洲所施加的一切,在许多方面都比过去明目张胆的抢劫和种植园经济更为恶劣、更令人愤♀慨。

                回到与巨著▂直接相关的内容:我认为ㄨ有理由提出,随着垄断资本主义的出现,继续为资本主义制度辩护的经济↙理论开始为无ㄨ正当理由的事情辩护,从而它们就变得比以前更反动。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马克思→提出的1830年◥标准是有些过早的(premature),尽管毫无疑问,纳索·西尼尔和巨型公司已经表明了它即将到来的预兆。关于垄断资≡本主义制度的理论的反【动性同时伴随着它在对资本主义现实的部分↑理解(partial comprehension)方面所取得的进步。这种部分理解的清晰性是同对整个制度日益增加的盲目性携↓手并进的,并在[...]中不断增加……

                [编者注:信件在这句▓尚未写完的句子处中断。该信并未寄出】,它是在巴兰于1964326日去世时在他的书桌上被发现的。]

                 



                * 文章由约翰·贝拉米·福斯特ζ 编辑注释后载《每月评论》20127-8月期,作者系保罗△·巴兰和保罗·斯威齐,参见:Paul A. Baran and Paul M. Sweezy, Last Letters: Coorrespondence on “ Some Theoretical Implications”, Monthly Review, July-August, 2012, Vol. 64, Issue.03基金项目:本文系2023年度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研究专项当代资本主义经济新变化的阶段性研究成果。——中译者注

                ** 保罗·巴兰,当代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代表作有《增长的政治→经济学》、《垄断资本》(同斯威齐合著)等;保罗·斯威齐,当代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代表作有《资本主义发展论》、《垄断资本》(同巴兰合著)等。——中译者注

                *** 张雪琴,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经济学博士,研究方向:当代资本主义经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中译者注

                [] 这是约翰·贝拉米·福斯特撰写的编者按,福斯特系美国俄勒冈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美国《每月评论》杂志主编,垄断资本学派第二代学者。——中译者注

                [] 这是指斯威齐所撰写的《凯恩斯经济学:20世纪最初25年》,载于罗〖伯特·莱卡曼(Robert Lekachman)编撰的《凯恩斯<通论>》:三十年研究进展◥》,该文后被收录于斯威齐《现代经济学及其他论文》一书,参见:Robert Lekachman, ed., Keynes’ General Theory: Reports on Three Decades, New York: St. Martin’s Press, 1964; Paul M. Sweezy, Modern Economics and Other Essays , New York: Monthly Review Press, 1972, pp.79–91。——编者注

                [] 巴兰和㊣ 斯威齐打算在◥《不合理的制度》这一章的修订工作完成←之后撰写一篇结束语。然而这篇结束语永远也无法完成了。——编者注

                [] 斯威齐此处的评论是针对之前命名为《概念插曲》这一长达42页的ξ 手稿的。最终但不完▆整的19页手稿版(它被命名为《一些◥理论含义》包括第一节和第二节▆开头的内容)中的部分文本很大程度上是为回应这类批评而重新起草的,它也被作为本期一同出版的《一些理论含▃义》相应部分的基础文本。因此,斯威齐的评论与本期刊发的《一些理论含义》的经过修订█的第1节和第2节开头没有直接关系。但它们却也呈现了作者在何处作出改动、为何作出这些改动以▓及两位作者之间所进行的某些讨论。斯威齐关于手稿较后部分(在第2节前几页之后)的评论同本期刊发的《一些理论含义》直接相关,因为这部△分手稿尚未被修改。不过,斯威齐关于原稿的一些建议已被编辑整合进后续节之中。根据斯威齐评论对手稿作出重大修改的地方——无论是在19页手稿版(在文本的较前部分)还是编辑整合的版本中(在文本的较后部分)——均已在《关于<垄断资本>的一∩些理论含义》的尾注中标明◇。——编者注

                [] 巴兰在最终但不完整的19页手稿版中修改了此△处的分析,在之前的分析中巴兰将新古典经济学(neoclassical economics)的崛起视为对垄断阶段的某种回〒应。他接纳了斯威齐关№于马克思在《资本论》著名序言中有关资产阶级辩护学崛起的讨论,并且增补了他本人关于垄断阶段出现后辩护学进一步←转变的论述。——编者注

                [] 巴兰和斯威齐在接下来的几次通信中对此展开了争论(见下文)。随后○巴兰重写了《一些理论含义》的开头,对竞争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过渡的意义以及始于十五六世纪的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作用进行了更全面的分析①,同时删除了帝国主义阶段的提法。——编者注

                [] 巴兰在构成本章最终但并不完整的19页手稿版中删除了这里提及的语句。——编者注

                [] 巴兰在19页手稿版中改动了具有歧义的◣语词,代之以“务实的、渐进的方法”。——编者注

                [] 斯威齐这里所提出的观点也曾在他1962125日致信巴兰时表达过,当时他正第ξ 一次阅读《一些理论含义》章的手稿。在那封信中,他写道,“传统理论(实际上通常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中自主性个体及其需要的作用必须加以□ 拓展和深化。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可能也是手稿最薄弱之处。需要补充一些关于↑个人主义哲学的佳作,它们可能很有助益,并能提供一些为我们所急需的来自伟大的哲学家和社会思想家的引证。” 这在最终但不完整的19页手稿版中得到了改正。巴兰利用麦克弗森新近出版的《占有性个人主义的政治理论:从霍布斯到洛克》大幅改写了这部〗分。参见:C. B. Macpherson, A Theory of Possessive Individualis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2。——编者注

                [] 巴兰在最终但不完整的19页手稿版中修改了这段。——编者注

                [11] 这里斯威齐的评论直接同基于42页打印稿(《概念插曲》)有关,而非同更短的根据斯威齐评论◆修订后的最终但不ζ完整的19页手稿版的第一节和第二节开头有关。——编者注

                [12] 参见保罗·巴兰,保罗·斯威齐著,《关于<垄断资本>的一些理ω论含义》,载《经济纵横》2022年第3期,第10页。——中译者注

                [13] 参见保罗·巴兰,保罗·斯威齐著,《关于<垄断资本>的一些理◆论含义》,载《经济纵横》2022年第3期,第10页。——中译者注

                [14] 参见保罗·巴兰,保罗·斯威齐著,《关于<垄断资本>的一些理论含◣义》,载《经济纵横》2022年第3期,第11页。——中译者注

                [15] 参见保罗·巴兰,保罗·斯威齐著,《关于<垄断资本>的一些理论含ω义》,载《经济纵横》2022年第3期,第14页。——中译者注

                [16] 参见保罗·巴兰,保罗·斯威齐著,《关于<垄断资本>的一些理论含义》,载《经济纵横》2022年第3期,第15页。——中译者注

                [17] 参见保罗·巴兰,保罗·斯威齐著,《关于<垄断资本>的一些理论含义》,载《经济纵横》2022年第3期,第15页。——中译者注

                [18] 参见保罗·巴兰,保罗·斯威齐著,《关于<垄断资本>的一些理论含义》,载《经济纵横》2022年第3期,第15页。——中译者注

                [19] 斯威齐♂这里的批注表明,在他写这封信◥时,他认为在垄断资本主义制□度下,除了部分♂包含在工资中的剩余价值之外,剩余价值●总量和经济剩余是相等的(类似于它们在竞争性资本主义条件下一样)。这里斯威齐主要将剩余价值◤视为被工人“攫取”的剩余(就像●斯拉法在《通过商业手段生产商〗品》中分析的那样)。巴兰在33日的回信中似乎同∴意了这一解释。但是在复信中,巴兰强调在垄断资本主义制度︻下,隐藏在工◢资中的这类剩余主要体现为工资品中的非生产性支出类产品,它们相当于是对工人工资的强制扣除。——编者注

                [20] 安德烈·冈德·弗兰克同巴兰、斯威齐及《每月评论》素有来往,1963年末,弗兰克渴望离开他★自1962年以来就一直工作的巴西。此时他刚完成《论资↘本主义的欠发达》(Capitalist Underdevelopment)的初稿,并寄给巴兰和斯威¤齐征求意见(该书直到1975年才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在印度出版)。他有许多选择,但有工作前景的选择比较有限,他正在考虑的各ω 种计划包括:回到芝加哥大学,或移居古巴、墨西哥、阿根廷抑或智☆利。他给巴兰和斯威齐写了一系列信件,讲述了他各种可能的计划,他们讨论了如何帮助他。最终,他在1965年去往智利并随后前往墨西哥。正是在这一时〇期,他写出了他的经典著作《资本主义与拉丁美洲的不发达》(纽约:每月评论出版社,1967年)。

                [21] 这段来自马克思的■引文后来被用于最终但不完整的19页手稿版的第一部分。——编者注

                * 你还记得我们之前关于“g”工人和“l”工人之间差异卐的大量讨论吗?在剩余价值概念下,存在这种区分的可能吗?——巴兰注(译者同福斯特教授联系询问这里gl的含义,福斯特猜测g可能∞指的是政府,但是对于l是什么,福斯特也不明白。——中译注)

                [22] 这指的是吉尔◣曼《裁减军备与』美国经济》一文(该文是对维克Ψ 托·佩洛1963年出版的《军国主义与工业》的评论)参见:Joseph M. Gilman,“Disarmament and the American Economy”, Science & Society ,Vol.28, no. 1,Winter 1964, pp.63–69; Victor Perlo, Militarism and Industry [New York: International Publishers, 1963]

                [23] 巴兰在这里引用了歌德《浮士德》的德语原文,参见: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Faust I and II , Cambridge, MA.: Surkamp/Insel, 1984, p. 301, lines 11,936–37



                微信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政治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如有任何意见或问题,请发Email至cape@ruc.edu.cn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4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