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亚洲彩票登录地址

  • <tr id='Wui4f7'><strong id='Wui4f7'></strong><small id='Wui4f7'></small><button id='Wui4f7'></button><li id='Wui4f7'><noscript id='Wui4f7'><big id='Wui4f7'></big><dt id='Wui4f7'></dt></noscript></li></tr><ol id='Wui4f7'><option id='Wui4f7'><table id='Wui4f7'><blockquote id='Wui4f7'><tbody id='Wui4f7'></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ui4f7'></u><kbd id='Wui4f7'><kbd id='Wui4f7'></kbd></kbd>

    <code id='Wui4f7'><strong id='Wui4f7'></strong></code>

    <fieldset id='Wui4f7'></fieldset>
          <span id='Wui4f7'></span>

              <ins id='Wui4f7'></ins>
              <acronym id='Wui4f7'><em id='Wui4f7'></em><td id='Wui4f7'><div id='Wui4f7'></div></td></acronym><address id='Wui4f7'><big id='Wui4f7'><big id='Wui4f7'></big><legend id='Wui4f7'></legend></big></address>

              <i id='Wui4f7'><div id='Wui4f7'><ins id='Wui4f7'></ins></div></i>
              <i id='Wui4f7'></i>
            1. <dl id='Wui4f7'></dl>
              1. <blockquote id='Wui4f7'><q id='Wui4f7'><noscript id='Wui4f7'></noscript><dt id='Wui4f7'></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ui4f7'><i id='Wui4f7'></i>

                第■五届中国政治经济学年会开幕式致辞(王振中)

                  发布日期:2011-10-21  浏览次数:728   作者:admin
                 
                 
                提高教育和研发力度, 加快解决“三不”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王振中
                 
                在英国伦敦,马克思的墓碑上面刻△有两条语录,其中一条是〗“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对此,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萨缪尔森在第十版的《经济学》一书中作过如下的评价:“马克思26岁时所说过的这段话□ 被选用为他在伦敦海格特公⊙墓的墓碑。但是,这段话也可以用来作为△一切伟大的政治经济学家的座右铭。”我想这段话理所当然地也应该成为在座的每一位学者的座右铭。对于@我们来讲,在当◎前及今后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加快改变世界指的是什么?在国际上指的是要加快改变不公正的国际经济秩序;在国内¤指的是要加快改变经济社会发展@ 中存在的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所谓“三不问题。
                根据《十二五规ω划纲要》,我们所要改变的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所谓“三不问题,至少包括十一个方面的◣内容: 一要改变经济增长的资源环境々约束强化的问题,二要改变投资和消费关系失衡的问题,三要改变收入分配差距较大的问题,四要改变科技创新能力不强的问题,五要改变产业结构不合理█的问题,六要改变农业基础仍然薄弱的问题,七要改变城乡区域↘发展不协调的问题,八要改变就业总量压力和结构性矛盾并存的问题,九要改变物价上涨压力加大的问题,十要改变社会矛盾明显增多的问题,十一要改变制约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依然较多的问题。上述这十一个方面的内容都需要我们下大力气,深入基层,深入田野,深入厂矿,深入实际,并在№认真研读经典理论的基础上进行认←真思考、探讨和研究。
                   但是要想加快解决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问题,必须认清最终取决于什么因素?当前有两个认识方面的分歧值得进一步探讨:
                一个认识方面的分歧是,加快解决“三不”问题№是否取决于城镇化速度?的确,斯蒂格利茨曾经把中国的城市化称为是21世纪人类的两件大事之一。但是如果我们头脑不清晰,大事也会成为闹♀心的事。最近出版的《朱镕基讲话实录》披露,朱镕基在20021月就批评182个城市都要建国际大ξ 都市,其实“都是为有钱人服务的。在20031月最后一次政府的全体会议上,他就表明“我非常担心的就是搞‘城镇化’。现在‘城镇化’已经跟盖房子连在一起了,用很便宜的价格把农民的♀地给剥夺了,让外国人或房地产商搬进来,又不很好地安置农民,这种搞法是很危险的”。将近10年过去了,我们在城镇化过程中的风险降低了吗?
                另一个认识★方面的分歧是,加快解决“三不问题是否取决于GDP规模?的确2010年我国GDP规模超︼过了日本,但我们依然属于发展中国家,人家依然属于发达国家。这不是谦虚,事实如此。最近日本东京大学驻京代表处发表了有关2011年日本∮的研究成果,它从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数,杀人事件数,CPI,平均寿命,台风等灾害,大型交通事故,公害、食物中毒、医疗事故,洗手间水洗化率≡,大学升学率以及在日的外国人数等12个方面的变迁,告诉我们‘90年代以后日本是失去的20年’的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如果从社会生活水平来看,在这20年里,日本取得了比经济高速增长期和泡沫经济时期更大╱地发展▲。因为在这20年间,日本构筑了放心、安全的高度福利化社会。为此这位代表特意指出,日本值得中国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在今天我们高调儿要⊙提升软实力之际,这位老外的言语是值得认真对待的。大家想→一想,2010年日本男生的大学升学率为56.4%,女生的大学升学率为45.2%,为此人家自称迎来了“两人就有一个人读大学的时代”,而我们呢?2009年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只是24.2%
                   从中我们〒也可以悟出来,就是要想从根本上解决我国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所谓“三不问题,最终取决于教育的素质和研发的力度。而令人ξ 感到遗憾的是,这两点在《十二五规划纲要》中并没有被放在十分突出的位置。许多的研究和事实都证明了,一个国家崛起的标志,并不在GDP,而是在人♀才,是在教育。因此在一个国家的战略规划中,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是两个非常重要的指标。正因为如此,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国家教委就曾向党↘中央、国务院提出过这一比重在90年代中期或到2000年应达到4%的水平,这一建议被中央采纳后写入了1993年的《中国教育和改革发展纲要》。然而至今这个比〇例也没有突破过3.5%。更令人不解的是,在《十二五规划纲要》中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这一指标根本就没有被列入24个主要指标体系里,仅仅是在第28章第4节《深化々教育体制改革》里有▃一句话,即“2012年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达到4。对此,人们很容易产生疑问,一╱个疑问是,此届政府任期2012结束,以卐后怎么办另一∞个疑问是,照此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圆满地完成“两基”任务?  
                  “两基”是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简称,也是我国政府上个世纪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会议上对世界的庄严承诺:在2000年前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到2010年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但是2010年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只达到89.7%。按照2009年的数据,全国有0.6%的适龄儿童没有进入小学,绝对规『模为58万人。按照2010年的数据, 全国还有0.3%的适龄儿童没有进入小学,绝对规模也不可◇小视。因此,盲目宣传全国两基人口覆盖率达到100%不仅是言过其实,而且覆盖的质∩量是不能令人满意的。突出的一点就是︽目前我国还有十多万所小学的∑ 教学设施残缺。例如体育训练和音乐教育都属于公共教育,前者的目的是强身健体、锻炼意志,后者的目的是陶冶情操、通达人情,最终〓使儿童将来能履行公共生活和私人生活中的一切社会的和道德的义务。但令人∩遗憾的是,2010年底我国小学体育器械配备达标学校的比例为52.19%,音乐器械配备达标学校的比例为48.55%。更为严重的是,由于城市学校的收费高昂,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中农村留守儿童有增无减,2010年达到了2271.51万人,其中,在小学就读的农村留守儿童1461.79万人,在初中就读的农村留守儿童809.72万人。可想而知,在设施残缺和教师缺少╲的环境下,农村的孩子们怎么能够享受到良好的基本教育ζ? 所以有人发出了这样的呐喊:中国不在北京,不在上海,而是在日益衰落的梁庄。我们不Ψ禁要问:我们是否真读懂了关于穷人经济学的经典内涵?亚当.斯密当时就看到了在商ぷ业社会里有一个富人就一定至少有500个穷人,所以他呼吁"在文明的商业社会,普通人民的教育,恐怕比有身※份有财产者的教育,更需要国家的注意。对此问题,我们政府的注意力度够吗?如果没有读懂穷人经济学的真经,那么《十二五规划纲要》把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列为约束性指标,要求2015年达到93%,我们能够真正做到吗?
                   至于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在《十二五规划纲要》中只是被列为预期性指⌒标,而不是约束性指标。这实际上就使这一指标在执行中」存在着极大的不确定性。因为对于该指标,《十五规划》曾提出提高0.6个百分点达到1.5%,实际只提高◤了0.4个百分点达到1.3%。《十一五〗规划》也曾提出提高0.7个百分点达到2%,实际也只↓提高了0.45个百分点达到1.75%。这次《十二五规划纲要》又提出提高0.45个百分点达到2.2%,能如愿吗?如果仍然达不到,那么我们只能继续维持世界加工厂的地位,而不①是世界工厂。
                  

                微信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政治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如有任何意见或问题,请发Email至cape@ruc.edu.cn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474号